跳至主內容 | 跳至章節項目

工作項目

認清挑戰

 

與大自然失去聯繫

生物多樣性折損,不多不少反映人類與大自然失去了聯繫。現代都市生活舒適方便,還有許多新奇刺激的事物,可是愈趨明顯的是,我們每個人也要為這些樂趣付出代價。在一項調查研究中,全球73%的受訪母親表示子女寧願在戶外玩耍;但只有5%中國母親表示子女經常探遊自然郊野。

  • 在自然環境遊玩不僅樂趣多,還可啟發創意潛能和提高小朋友解決問題的能力,更能促進情智發展。
  • 而且,接觸泥土增強對抗疾病的免疫力。相反,從小便與大自然隔絕的人,更易出現焦慮、抑鬱和注意力缺乏症。
  • 在追求經濟及生產力「增長」的路上,人類不斷耗用日益減少的資源,因此難免感到時間緊迫,不期然產生壓力。



我們沒有必要回到「原始生活」的狀態來重新建立與大自然聯繫,我們只需不時親近自然環境,靈修靜思;種植糧食和滋養泥土;觀賞花鳥昆蟲;經驗大自然的聲音、香氣和形態。簡而言之,就是與生命交流。當我們處之泰然地體驗大自然,就超越焦慮,找到快樂。

i. Singer, Dorothy, Singer, Jerome, D’Agostino, Heidi & DeLong, Raeka. 2009.
「16個國家兒童的餘暇及玩耍習慣:自由遊戲愈來愈少?」- American Journal of Play Winter 284-312.
ii. Kellert, Stephen R, 2005. 「大自然與兒童發展」 — 《增進人生技能:設計及了解人與大自然的關係》Washington, D.C.: Island Press, 2005.
iii. Charles, Cheryl & Louv, Richard, 2009. 「兒童自然缺乏症:已知和未知」 
http://www.childrenandnature.org/downloads/CNNEvidenceoftheDeficit.pdf

 

耗用日益減少的資源

今天我們正處於人類歷史的獨特階段。經過多於一個世紀,化石燃料持續擴大的供應量,促成了許多新技術,也為我們創造不少消閑玩意,讓人類步入了能源減降的新年代。如今全球傳統原油供應的頂峰已過iv, v,而據目前所知,沒有永續的方法或物質可以取代石油,加上天然氣、煤和鈾的頂峰也將緊接而來,極具破壞性和做成經濟浪費的水力壓裂也不是出路時,我們必須運用創造力,才可應對新的(也是由來已久的)制約。我們不僅要改變使用燃料作運輸、取暖和製冷的模式,還要改變滋養泥土和推進經濟的方法。人類發明金錢,原來目的是便利貨物和服務交易,特別是勞動力交易,但如今賺取金錢卻成為了目的本身。過百年來,石油和其他化石燃料主導經濟,在很大程度上暫時取代了人力勞動。經濟持續擴張不無社會和環境代價,在「成本效益」的旗幟下,許多鄉郊社區漸漸消失,逼使人們向城市遷移,與此同時許多貧困農戶則艱苦力爭他們擁有土地和資源的權利。人類對氣候和大自然的蓄意破壞並不符合經濟原則,因為我們以為賺取的收入實質源於我們消耗了不可替代的資產。

新科技帶來新機遇,儘管資源稀缺造成限制,技術仍會不斷發展。然而,展望未來,世界各經濟體系必須重新善用人力,讓人發揮創作、手作和動腦筋的能力,此乃根本要素。面對能源減降,我們必須減少消耗,重新整合人力從事農務及林務,更審慎地管理資源,重建可在相等於一個生物區域的規模下運作的經濟體系。


i. 後碳研究所《能源快報》: http://www.energybulletin.net/primer.php
ii. 國際能源署 — 《世界能源展望2010:傳媒簡報會》:
http://www.worldenergyoutlook.org/docs/weo2010/weo2010_london_nov9.pdf

 

氣候變化

與此同時,我們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氣候變化考驗。現代工業社會令地球環境出現巨大而急促的變化:全球氣溫上升、海洋面積擴大;冰冠和冰川融化;以及季候模式改變,結果導致旱災和火災、水災、更頻繁的極端氣候事件、收成不穩定和農作物疾病等現象日益惡化,引致糧食不足的問題。今天,我們已瀕臨多個觸發點的警戒線,當儲藏「溫室氣體」的生態系統(例如北極冰原和深海床)和負責清除環境中溫室氣體的生態系統(例如熱帶森林)長期失衡,後果會是失控的氣候變化。

若要避免這些災難發生和現有氣候變化(例如海洋酸化)的影響漸漸呈現,必須立即徹底改變現有的生活模式,投入低碳生活,同時努力進行生態復修工作。
 

 

自然生境萎縮

近數十年,地球的自然生態系統、物種和遺傳多樣性持續減少,不但速度快,規模更是史前大滅絕後最大。這種現象乃多種成因所致,包括濫採自然資源(特別是樹木和大型動物)、都市化蔓延、污染、風化侵蝕和沉積、商業林業日漸普遍、礦業和農業、人類康樂活動、氣候變化、入侵物種和其他生境改造。生物多樣性折損不但意味着老虎、長臂猿和大象等大型動物的消失;誠然這些動物往往首當其衝,但現在大地的微多樣性也受到影響,即棲生於泥土的林林總總生物。有說物種消失是「發展」之下無可避免的後果,這種說法企圖將惡果合理化,但其實真相恰好相反 — 人類盲目揮霍我們賴以幸福生存的自然資本。

在權衡保護生物多樣性與滿足人類眼前需要的利弊同時,我們的首要責任是要確保生態系統可健全運作,繼續為我們提供各種必要的服務,包括供應資源、調節生態和文化服務。我們必須停止損耗大自然,並要復修受損的自然景貌和復興瀕危物種的種群。此外,我們還要恢復對無數生物的尊敬,愛護人類身為一分子、相依相連的複雜系統。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就是大自然,所以我們向大自然做什麼,就是做在自己身上。我們必須和大自然和諧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