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 跳至章節項目

工作項目

本地生態恢復

本土樹木苗圃和香港及華南森林復修

嶺南山竹子(Garcinia oblongifolia)

本園的植物保育部一直積極在香港推行森林復修計劃,供應本土樹種的幼苗,促進香港自然生境的復修工作。我們的本土樹木苗圃早於1997年設立,目的是提供特別適合在香港進行生態復修的本地種源樹苗。每年生產超過25,000棵樹苗,主要供應對象是致力修復香港森林的熱心本地非政府機構。

我們獲有關當局批准在香港收集樹木種子。為保障經復修森林的生態價值和確保栽種的森林樹木種遺傳基因健全,我們一貫的宗旨是湊合50-100種喬木/灌木種。為減輕復修工程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本土樹木苗圃只會使用最少量的有機肥料,而且不會使用任何除草劑,所有雜草由人手拔除。

並且採用架構樹種方針揀選樹種,以香港本土樹木森林的優勢種和可吸引本土野生動物的種作為重點。栽種的本土樹種包括廣泛分佈於低地樹林及灌林的嶺南山竹子(Garcinia oblongifolia),這種樹長出的黃色果實可供人類和野生動物食用;另一種類樹木是常綠的杜英(Elaeocarpus spp.),這喬木有多達六個種,分佈於香港各處灌林、低地和高山樹林,藍或綠色的核果是許多本港野生動物喜愛的食物。

除了香港本地,植物保育部也協助海南霸王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建設本土樹木苗圃,提供樹苗修復極度瀕危海南長臂猿的森林生境。現正籌備在廣西省南部設立實驗性復修樣地,作為該區發展森林復修的模範。
 

復修及強化本園林地

本園山邊地帶於1950-60年代是一片荒禿的山嶺 (上圖)
,如今已長成茂密森林(下圖)。

 

本園山邊地帶於1950-60年代是一片荒禿的山,經過多年的培植護理,今天蔚然成林,拼湊着大大小小的次生本土樹林、外來植林和農圃,多條道路穿插其中。這些林地是野生動植物的重要生境,並經常發現動物的蹤影。另一方面,中山區和上山區由於較偏僻,現在遊人較少,多個果園已停止生產。這一帶山邊和山溝若能改造成一片連貫的本土樹林,便可發揮新的功能,保育價值亦更高。

植物保育部現正計劃將分佈於該處的植林和荒廢果園改造為本土樹林,以強化物種多樣性和孕育野生物種的生態價值,同時將現有的天然林地連成一體。我們將分階段選擇疏伐現有的果園樹木和外來植林樹種,然後栽種來自本土樹木苗圃的本土樹苗。並且根據香港其他森林的植被調查結果規劃森林復修計劃的植樹時間表。

 

 

 

 

 

 

 

 

 

 

 

 

優化外來植林提高生態價值

本園本土樹木苗圃

香港在50至90年代建立了大量外來種植林,希望藉此控制土壤侵蝕和增添美感。這些植林的樹種以相思屬(Acacia spp.)及紅膠木(Lophostemon confertus)為主,誠然發揮了應有作用,但科學家都認為這些樹林孕育野生物種的生態價值極低。此外,外來植林也為大部份本土樹種傳播種子的重要鳥類,因此妨礙本土森林自然發展恢復。因此,香港廣大的外來植林常被稱為「綠色沙漠」。

植物保育部冀盼可改善這種情況。我們建議在外來植林加種本土樹木,從而提高其孕育野生物種的生態價值。具體的做法是逐外來樹種,並以本土樹木填補,最終計劃是完全取代植林的外來樹木,培植種紛繁的本土樹木。我們將先以本園的外來植林作試點,希望慢慢將計劃推廣至香港其他植林。我們將採取架構樹種方針選擇本土樹種,主要種植本土野生動物喜歡作棲息生境或果源的優勢本土樹種。這些樹種可吸引野生動物,繼而帶來其他植物種的種子,加快森林自然恢復。我們期望我們的復修工作可演變成為模範,在香港及華南地區廣泛應用。

 

外來入侵物種調查和移除

外來入侵物種廣被認為是全球生物多樣性面對的最大威脅之一。外來入侵物種往往在無意或蓄意的情況下引入本地作不同用途。大部份外來物種都難以在本地環境生存,但當中也有少數能在香港大量繁衍和同化,威脅本土植物

誠如香港許多其他地方,本園也受外來入侵物種威脅,例如薇甘菊(Mikania micrantha)和馬纓丹(Lantana camara)。為了解外來入侵植物對本園造成的威脅,我們調查了本園範圍內的外來入侵物種,發現除了上述兩種植物外,還有多種觀賞植物在本園生長,例如瓦氏秋海棠(Begonia wallichiana)、四季秋海棠(B. cucullata)和巴西鳶尾(Neomarica gracilis)。為,我們在本園展開計劃,由前線員工和義工根除薇甘菊、瓦氏秋海棠及四季秋海棠。日後我們將推行同類計劃,除在本園生長的其他外來入侵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