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 跳至章節項目

花言草語: 回家過聖誕

發布日期: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數十年過後,一次國際合作終於把兩種非常稀有的香港本土植物從蘇格蘭的首都送回家鄉

 

箱前後的對比: () 從愛丁堡送來的穗花杉 (Amentotaxus argotaenia) 插枝;                                                                                                                           () 在苗圃盆中生長的穗花杉

2017年,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植物保育部(FLO)的一名員工通過利用BGCI(國際植物園保育)的植物搜索功能得出一個重大發現,該數據庫有助世界各地的植物園分享用於保育的資訊。在數千英里之外的愛丁堡皇家植物園(RBGE)內發現了一個穗花杉的標本,穗花杉属香港原生植物,它是一種非常稀有且生長緩慢的針葉樹,標本早在1976年時從大帽山上採集所得!在接下來兩年半的時間,愛丁堡皇家植物園的植物學家為我園親手準備了40棵連根的插枝,並同意把它們寄送到香港。

 

香港馬兜鈴 (Aristolochia westlandii) 的盛開

期待已久的插枝終於在11月時運送到本園。此外,同一郵包中還有香港馬兜鈴的插枝。香港馬兜鈴是一種非常稀有且同樣珍貴的藤類植物,它僅分佈在香港和鄰近的廣東省。

 

植物保育部的高級園長Craig Williams說:「由於我們所知的野生香港馬兜鈴數量非常稀少,所以愛丁堡皇家植物園內的發現,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這個物種有巨大的花,它能夠通過模仿腐爛的肉所發出的氣味從而吸引蒼蠅,並將它們困在花中,擔當傳粉者的角色。它的生長速度非常緩慢,同時亦是紅珠鳳蝶毛蟲的食物。」

 

紅珠鳳蝶(Pachliopta aristolochiae)的毛蟲

令人最興奮的是: 得到從愛丁堡皇家植物園送來的穗花杉插枝對這物種來說,是很重要的一步。穗花杉此物種的植株有雌雄之分在我們的記憶中,我們​​的團隊從未能在野外找到任何穗花杉的種子,而且我們相信,我們在香港野外鑒定穗花杉植株都必是雄性,這削減了增加後代遺傳多樣性的希望。可能你已猜到我接下來想説的事——横跨了半個地球的插枝雌性!這是否意味著在香港某個隱蔽的角落仍然存在雌性穗花杉植株呢?

今年,我們剛好獲得漁農自然護理署(AFCD)發出的許可,從香港剩餘的野生種群中收取插技。我們很高興能為遠從愛丁堡來的雌性植株尋找合適的伴侶。

 

植物保育部的部門主管上官達博士說: 這個例子很成功地讓我們看到植物園如何透過國際合作,加強保育工作。

 

這些植物將用於園內的山坡生態修復。我們希望他們能盡快適應環境,並開始繁殖下一代!

 

愛丁堡皇家植物園:Gift of Conifer Trees for International Con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