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 跳至章節項目

華夏大地: 我長這麼萌,為何還是沒人理!

發布日期: 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文: 李飛  嘉道理中國保育部保育主任

自加入嘉道理中國保育部(KCC)的工作後,我便開始接手一些水獺調查與資料收集的工作,至今斷斷續續已有四年。上個月在珠海參加「亞洲濕地與水獺研討會」,同行的台灣水獺研究者突然問道:「你現在工作中能花在水獺上的時間有多少?」我想了幾秒答道:「大概只是三分之一吧。」但她看起來似乎還是很高興,我想一定是因為在中國研究與關注水獺的人真的太少。

今年7月初,第13屆水獺國際研討會在新加坡落下帷幕,共有120名世界各國研究與保護水獺的代表參加,該會議由IUCN水獺專家組組織,每隔三年一屆。KCC的兩名成員全程參與了會議,卻是中國大陸僅有的代表,相對有水獺分佈的鄰國,代表數量少的可憐;而日本雖然已在2012年宣佈日本水獺Lutra lutra whiteleyi滅絕,尚有11名代表參與研究會。
 

十三種水獺於全球的分佈概況
圖片來源:http://www.otterspecialistgroup.org/Images/Wallpaper.jpg

甚麼是水獺?為何會被忽視?
水獺是食肉目鼬科動物的成員,為了適應半水棲的生活,其身體結構發生了許多變化。水獺的頭部扁平寬闊,眼睛耳朵小,耳和鼻孔內部均生有潛水時能關閉的小圓瓣。四肢短,指間有蹼。皮毛緻密油亮,流線型的軀體以及富有肌肉的長尾巴都使其適應水中生活。

目前,全世界被科學界公認的水獺有13種,除了北美水獺境況好些以外,其他種類的水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脅。中國江河密佈,水資源豐富,曾經水獺遍佈。但由於過度捕殺利用,到了80年代中國大部分地區的水獺種群已經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種群嚴重下降甚至區域性滅絕。雖自1989年起,中國的三種水獺皆被列為國家Ⅱ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但至今仍未引起重視,不僅研究水獺生物生態學的文獻寥寥無幾,也鮮有任何針對水獺的具體保護行動及調查計畫。而在歐美,歐亞水獺 Lutra lutra、美洲水獺 Lontra canadensis,巨獺 Pteronura brasiliensis 等早已成為重要的研究監測和保育對象。

那麼為何水獺在中國被如此漠視呢?推測原因可能有三個:
首先,水獺是個不易被人發現的物種。它們大多晝伏夜出,行動極其隱秘。再加上國內多地的水獺種群早已下降到很低的程度,所以被人們發現的機率更加渺茫。

其次,獸類學者或野保工作者大多偏愛關注、研究並保護那些體型大、分佈區狹窄、特有性高的種類,而往往忽視像水獺這樣分佈區廣泛的中小型獸類。

此外,水獺營半水生生活的特殊習性使其在中國被歸為水生生物而由農業部主管,但是中國大部分的水獺卻是生活在林業部管轄的保護區中。也許正是這種歸屬上的尷尬,造成至今中國也沒有組織過全國範圍內的水獺普查。我們可以從昔日毛皮的收購資料看到水獺種群在各地的驟降,但中國現在到底還剩多少水獺?分佈在哪些地方?無人知曉。

亞洲小爪水獺 (Aonyx cinereus) 是中國分佈的三種水獺之一。攝於新加坡動物園。

中國,一個物種豐富,瀕危物種也“豐富”的國家。除了大熊貓、藏羚羊、東北虎、麋鹿、朱鹮等等一系列大型明星物種得到了相較而言還算充足的保護和關注外,更多的瀕危物種只是悄悄的生活在山林湖海之中,關於它們的種群狀態以及生態知識,我們所知甚少。

水獺──拯救中國淡水生態系統的救命稻草?

最近幾年,KCC做過一些熱帶地區淡水生物保護的試驗工作。為了保護海南一種特有的淡水魚,我們曾將其部分種群從即將建壩的河流遷到傍邊的支流;為了減緩河流中過度捕撈的現象,我們在保護區中與村民一起成立並推廣禁漁區;為了保護瀕危的淡水龜類,我們曾經進行過大量的野外考察甚至遷地繁育……雖然這些嘗試有些還算成功,但我們深知各地的淡水生態系統比起陸生系統遭受著更加猛烈的破壞,眾多水生生物的處境不容樂觀。由於市場價格持續高企,有時候保護一種中國的淡水龜也許比保護世界上最瀕危的靈長類難度還要大!淡水生態系統的保護缺乏一個突破口,一個可以傘護它的明星物種。

剛剛在夏威夷召開的IUCN世界自然保護大會上,大熊貓的瀕危等級由瀕危(EN)降為易危(VU),藏羚羊由瀕危(EN)降為近危(NT),這是對中國陸生動物保護工作的巨大肯定,如果說未來中國可以能夠拿出一小部分保護大熊貓和藏羚羊的精力和經費來關注其他瀕危物種,水獺將是很好的選擇。

水獺是水生生態系統中的頂級捕食者,擁有健康水獺種群的河流一定不是過度捕撈、電、毒、炸橫行的河流;水獺是盜獵者垂涎的目標種,擁有健康水獺種群的保護區,一定是巡護到位,執法及時的保護區;水獺是長相呆萌,行為滑稽的動物,只要經過適當的宣傳,很快將會得到公眾的關注和關愛。如此看來,水獺不正是水生生態系統中最好的明星和傘護物種麼?

雖然中國大部分地區的水獺種群已經嚴重下降甚至區域性滅絕,但幸運的是,近幾年不時還有地區傳來發現水獺的消息,而通過我們幾年的野外調查,也在一些地區發現了殘存的水獺種群,真心希望更多的機構和組織能夠重視中國每一個尚有水獺分佈的地點,開展基礎的生態調查,更重要是制定並實施科學有效的保護管理方案,讓中國更多的河江山澗,湖泊濕地中重現水獺的蹤影。

新加坡動物園的亞洲小爪水獺 (Aonyx cinere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