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 跳至章節項目

工作項目

保護易受破壞的生境及生態系統

 

監控野生物種貿易

   

背景

香港為一龐大的的野生物種貿易國際市場,例如象牙、龜鰲及大量用作為中藥材的物種。香港是全球最大的魚翅、海馬及海蔘的入口港;每年進口價值逾二十億港元的中草藥材,當中大部份採自野外。目前,人類於東南亞熱帶森林採伐野生資源的速度,已超越生態系統可承受水平的六倍。監管野生物種貿易乃現時全球保育的重要議題。


保育行動

針對非法野生物種貿易的執法,需要辨認物種及追溯來源,這對於那些已失去重要特徵的物品尤其困難,例如中草藥及魚翅。基因科技經常用於協助調查。本園目前發展DNA技術,用以鑑定市場上的蘭花藥材品種。本園植物保育部的的保育遺傳實驗室接收由漁農自然護理署及香港海關截獲的野生物種,並進行基因分析以確定物種及推斷來源。分析結果可協助了解非法貿易的運作,如偷運路線及推算被採伐的種群數目及規模。本園亦會進行市場研究以監測瀕危物種的貿易,透過研究海關數據了解野生物種貿易狀況,並對具破壞性的貿易保持警覺。

對抗野生蘭花貿易

    

中國市場對野生蘭花及其衍生產品的需求量不斷攀升。因蘭花極具藥用價值和園藝觀賞價值,大量蘭花被非法採集。目前人為的肆意採挖已成為影響中國地區野生蘭花存活最大威脅。資料顯示,物種選擇並沒有固定的分類學模式和時間規律:首當其衝的是引人注目的野生原生種,其次是這些原生種的次生替代類群。因市場對蘭花的大量需求而導致過度的野外採集,使野生蘭花賴以生存的自然生態環境亦同受影響。以上人為活動導致的原因,除了因為一些當地市場上蘭花為非本地物種,亦因為市場貿易的緣故而使那些野生種群遭採伐殆盡。採集野生蘭花源頭的成本低廉,市場供應鏈成熟,這為跨地區的蘭花貿易提供了便利條件。這樣的蘭花貿易嚴重違反永續原則,但由於區域性的蘭花物種名錄不夠完整詳盡,現在無法確定哪些野生蘭花物種面臨着最嚴峻的威脅。

本園正在努力追溯華南地區及其鄰近國家主要市場上的蘭花植株的來源。一方面,我們調查不同區域野生蘭花生境的現狀(從野生蘭花植株可穩定持續存活、瀕危至已滅絕的不同保育等級);另一方面,我們追踪蘭花市場,一個地區是否在大量地囤收一些當地野生蘭花物種的植株以銷售到其他地區。對比這兩方面的資料有助於我們明確了解哪些蘭花物種是因過度採集而極易瀕臨滅絕的,也有助於我們了解野生蘭花貿易的動態和趨向並採取相應措施以調節和緩解。目前,DNA條形碼技術對鑑定無花無果的植株或植物組織有明顯的優勢。華南地區及其鄰近國家具有豐富的蘭花物種多樣性,我們正在利用這種分子鑑定技術來識別該區域的蘭花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