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大地: 「柬」樸考察日記(二)

發布日期: 2019年11月28日, 星期四    

撰文:陳朗君   (嘉道理中國保育部項目主任)


穿越一條典型的雨季小路

我八月首次跟隨團隊去柬埔寨進行生態考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猶如參加斯巴達障礙賽的經歷。

當時正值當地雨季高峰,三天的行程期間,我們一行四人(Bosco,我,還有兩位新招募的柬埔寨籍同事)奮力前進, 途中不斷要撥開高度逾米的雜草叢,爬過倒樹,橫渡急流,穿越竹林,及驅趕叮人的螞蟻和胡蜂。記憶猶新的是在第一個早上,經過兩小時的「爆林」 ,我們停下來小歇一會,衣服被汗水和植被的霧水弄得全濕。當打開手機內的健康程式查看,發覺竟然只走了1.6公里。路程不長,卻是運動量十足!

我們團隊在2017年踏出中國,深入位於柬埔寨湄公河以東的吉井省,開展野生動物和森林保護項目,項目點被半常綠雨林和落葉龍腦香林覆蓋。在過去兩年間,團隊已經多次到當地考察,至今已記錄到大量珍稀動物,包括已正式發表的兩個柬埔寨鳥類新紀錄。

從未踏足柬埔寨的我在與同事閒聊中,得知這個神秘國家的生物多樣性非常高,是不少​​大型動物在全球或東南亞最後的樂園。而我們項目點的動植物多樣性,直可媲美保護區,更保留了不少瀕臨滅絕的動物,例如爪哇野牛(Bos javanicus) 、安南銀葉猴(Trachypithecus margarita) 和綠孔雀(Pavo muticus) 等。

柬埔寨的氣候旱季和雨季分明。旱季(11-5月)酷熱難當,氣溫高達40度,每天考察最少要背2公升水。但在雨季(6-10月), 大雨幾乎把所有東西淹沒,可別奢望全程穿著乾爽的鞋襪做考察,就連我們安裝的紅外線相機也難逃一劫。當我問同事哪個月份到柬埔寨考察最為合適,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沒有分別」,旱季雨季同樣難熬。


越過及腰小河也是雨季考察必備節目

而為了預防瘧疾,抗瘧疾藥必須從抵達柬埔寨當天起服食,直到離開該國七天後才可停止,為考察增加不少困擾。原因是這種藥會讓人昏昏欲睡,沒精打彩,我們的鳥類專​​家受藥物影響下,曾自我介紹自己是一位魚類專家!

聽完同事們分享他們勤苦的經歷後,我就帶著半點期待半點憂慮,揹著一個裝了幾本野外圖鑑、望遠鏡、相機的背包,拖著一個塞滿應對各種天氣的衣服的行李箱,出發去這個神秘國度,探索一個未知的領域,希望能偶遇從未認識的動植物,抵消旅程上的辛勞。


從飛機俯瞰柬埔寨

八月的柬埔寨一直大雨滂沱,但非常幸運地在我們坻達那天雨消雲散。雨水雖然令氣溫略有下降,但同時將項目點中本來已經崎嶇不平的土路變得泥濘不堪,有些路段更塌陷或者變成一條河流。路況太爛時,我們乾脆棄車徒步,提前斯巴達障礙賽的起步線。

深入森林,特愛植物的我發現林底原來是一片薑科植物天堂。薑科植物分佈於全球熱帶、亞熱帶地區,主產地為亞洲。行程中,當我遇上九種顏色艷麗、形態各異的薑科植物時特別興奮,不斷停下來拍照。但同行的三位都是「動物人」,看來不太感興趣,而蚊子、螞蟻和胡蜂不斷進擊,也迫使大家繼續前進。

閉鞘薑屬Costus sp.                                              薑黃屬Curcuma sp.

薑黃屬Curcuma sp.                                              薑黃屬Curcuma sp.

薑屬Zingiber sp.                                                   薑屬Zingiber sp.

山柰屬Kaempferia sp.                                           土田七屬Stahlianthus sp.


舞花薑屬Globba sp.

雖然同事說旱季是最理想的觀鳥季節,但對於初到貴境的我,一切都是新鮮事,並且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三天內,我們共記錄到大約60種鳥類,並且為項目點添加了兩個鳥類新記錄!

這裡面有三種水鳥,你能分辨出哪種呢? 蛇鵜看起來像是鸕鶿和白鷺的混合體。
在水底捕魚時,牠善於用利劍般的
尖喙「叉魚」。


綠孔雀被列為全球瀕危,但在我們柬埔寨的
項目點有一個非常健康的種群。第一天的清晨,我們在牠們嗚聲的引導下,找到在夜棲樹
上的一家五口。我非常詫異體現壯碩的牠
原來是飛行好手。
鉗嘴鸛與人類一樣愛吃螺,但大家用的餐具就截然不同。就餐時,這隻大型
涉禽會用呈蟹鉗夾子狀的「怪喙」來取食。


我第一次目睹犀鳥!旅程中,我們多次
看到兩隻在林緣活動的冠斑犀鳥。
有一次,我看到牠們兩在柔和黃昏光線下,
緩慢地飛越一片開闊草地。
在那半分鐘裡,我能夠非常清楚、
仔細地觀察牠們的特徵。牠們那種
像大笑聲般的叫聲也令人一聽難忘。
此程記錄到五種猛禽。我的最愛
是棕翅鵟鷹(上圖)和黑冠鵑隼。


由於這次行程緊湊,野外考察未能深入開展,我與哺乳動物類無緣,只看到了一隻多變松鼠,和在我們設置的紅外線相機屏幕中看到小靈貓、野豬和赤麂的踪影。我很期待拍到的紅腿小隼和三種夜鷹都沒有露面。話雖如此,我很高興抗瘧疾藥對我沒有太大影響,只是回到香港後的第二天感覺像吃了感冒藥般昏睡了一天。

期待旱季來臨時再來,看看這個季節為柬埔寨大地帶來的生態改變!

請繼續關注野性柬埔寨手記!

相關網誌:
https://www.kfbg.org/chi/blogs/secret-cambodiary-1.aspx
https://www.kfbg.org/chi/Cambodia.aspx
https://www.kfbg.org/eng/blogs/cambodia-bird-release.aspx